入世贸15年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仍不被承认

12月11日,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满15年。目前,美国、欧盟和日本都不同意中国取得WTO的市场经济地位。这对中国改善外部贸易环境十分不利。为此,中共商务部12日正式宣布就此事启动WTO争端解决程序。

在世贸组织内部,中共一直被认为是最大的规则破坏者。从政府对国有企业给予大量补贴、限制外商投资,到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以及网络间谍等等,中共的所作所为令很多西方投资者日益感到不满和失望。华府专家认为,根本性的改变还是要来自中国。

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共签署的附属条款

所谓市场经济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简称 MES)是反倾销调查中,确定倾销幅度时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反倾销案发起国如果认定被调查商品的出口国为“市场经济”国家,那么在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就必须根据该产品在生产国的实际成本和价格来计算其正常价格;如果认定被调查商品的出口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将引用与出口国经济发展水平大致相当的市场经济国家(即替代国)的成本数据来计算所谓的正常价值,进而确定倾销幅度,而不使用出口国的原始数据。

中共政府当年为加入世贸组织(WTO),曾签署为期15年的附属条款——《反倾销案件中非市场经济地位规定》。根据这一条款,中国为非市场经济体,而西方国家可据此条款,使用替代国的成本数据,较容易地证明中国商品存在倾销。这一条款在今年12月11日到期。

美欧日不同意中国WTO市场经济地位

目前,《反倾销案件中非市场经济地位规定》15年期限已到,中共认为这一条款会自动失效,中国可自动取得WTO的市场经济地位。但美国、欧盟和日本都认为,中国不具备WTO的市场经济资格。

美国商务部认为,市场经济地位不能自动取得,因此《世贸议定书》中的其它反倾销条款仍然有效。商务部的声明中说:“美国对中国国家主导的经济中存在的严重不平衡仍然感到担忧,比如在钢铁和铝等产业中广泛存在的产能过剩,以及许多产业和部门中的国家所有制。”

声明还说,中国还没有按市场原则进行足够的改革,因此美国将继续采用“另外”的办法来计算倾销幅度。

美国候任总统川普日前下结论说,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他在选战中就曾威胁要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以保护美国国内的工作机会。上周四,他在爱荷华的集会上还指责中国“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和“倾销产品”。

欧盟原本最可能支持中国获得WTO市场经济地位,但由于中国钢铁产能过剩并大量向欧盟倾销,令欧盟深感威胁。今年5月,欧洲议会以压倒性票数通过一项非立法性决议,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并指出中国过度生产及削价出口,为欧盟带来严重的社会、经济及环境后果。为了避免与中国爆发贸易战,欧盟准备了一套“新方法”来应对中国倾销产品。这一新方法的表面并不专门针对中国,而是针对所有向欧盟倾销的国家。

日本经济产业省上周也表示,关于中国在世贸组织中的地位,继续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日本将维持其现行的反倾销税机制。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到2015年为止,全球已有81个国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但美国、欧盟和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区域经济组织至今仍未承认。

中国被视为规矩破坏者

过去15年,美中贸易逆差累计达到35,000亿美元。前美国贸易代表白茜芙(Charlene Barshefsky)正是当年与朱镕基进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者。作为把中国引入世贸组织的关键人物,白茜芙认为,中共并未履行自己的入世承诺,即让市场在经济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白茜芙认为中国的经济成长模式目前面临很大压力,伴随外部需求减缓和出口萎缩,中国需要从依赖出口转为扩大内需。而产能过剩危机、环境污染、贫富悬殊以及GDP持续增长的政治压力,让中国经济情况十分复杂而不稳定。

她认为2007-2008年左右,跨国企业在中国曾有过黄金期,但中共视美中商贸为零和游戏,对美国企业逐步采取歧视政策,尤其是以信息和通信产业为目标。这伤害了美中经济关系,也让中国自己受损。现在,很多企业都对中国的商业环境感到悲观。中国经济增长缓慢,对外资不友善让中国缺少先进技术。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11月发表的2016年度报告中,对中国的评估结论是“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近期内也不会向此方向发展”。

该委员会委员、前参议员Jim Talent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中共整合国有企业,给他们更多贷款,不允许私有银行,没有真正的货币改革,这些让我们认为中国的改革不会到来。”

过去15年,中国分享到世贸红利,但中共种种违反世贸原则的做法却令西方企业感到日益不满和失望。未来川普新政府上台,美中之间的贸易关系很可能被重整。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认为,美中不必要爆发全面贸易战,但未来几个月贸易关系会变得紧张。“解决争端需要双方的政治意愿,一部分会通过WTO争端显示出来,如我们看到中国今早提出的诉讼;一部分会通过谈判解决,如双边投资协议;还有一些川普竞选中提出的问题。我们有很多双边和多边手段,来解决这些问题。”但他也表示,根本的改变还是来自中国自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