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扩大政法系统权力 体制出了大问题

日前,中共出台新的《政法工作条例》,继续扩大对政法系统的授权,甚至乡镇(街道)都要配政法委员,引发外界批评。专家称,中共十九大以后政法委权力进一步加强,比十八大还往后退,是因为国家出了很大的问题,让中共非常担心,但这种模式只会乱上加乱。

中共政法《条例》强调,政法首要职责是“统筹事关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以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的政治安全重要事项”等。

《条例》规定了请示报告制度,包括如果出现影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具有全国影响的重大突发事件重要进展和结果等,要向上级报告。此外还特别点名:乡镇(街道)党组织配备政法委员。

这一新条例出台后引发炮轰,被评论称这是“国内政治势态急转直下的信号,是中共法制环境极度恶化、法律全面失效的具体表现”。

中国人权律师谢燕益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个新内容不外乎两方面:一个是把新的所谓的指导思想、新的时代所谓的新思想,把它写进去了。第二个是,在乡镇基层增设一个政法委机构,但这样的话, 势必造成一个机构的重叠设置,令出多门,也造成各层级的人浮于事。

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一条例的出台,说明中共以前那套机制不够了,它要增加一个新的东西。

“比如老百姓的抗议以前是靠党委、村委那一套系统(来镇压),但是现在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了很多,比如老百姓有组织的、或者有半地下组织的抗议行动越来越多,他们觉得以前那一套东西不行了。以前他们在乡村、乡镇的管理机制,原来村长、村委的管理机制都不够了,所以他们要直接派人到村里做这些事。但是这个东西刚刚开始可能有点作用,但是过了一两年肯定不管用。”

石藏山也认为,中共的系统已经很庞大,现在在乡镇(街道)再加上政法系统,只会更乱。

这一新条例中还包括,中央政法单位党组要将地方官员“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情况”向中央请示。

对此,石藏山认为,这实际上是个倒退。“领导干部为什么贪腐?是因为纪委和政法委在第一把手的管理之下,所以他是监督自己的顶头上司,现在又加强这些东西,实际上是没办法的。他又受那个人管理,他又要监督那个人干预司法,这本身就是极为矛盾的模式。”

石藏山认为,这个条例的出台背景,是中国社会矛盾大面积爆发,中共最高层首先要把社会稳定下来,所以他要给原来政法系统授权,而这个授权已经超越十八大以前对政法委的授权。

“原来十八大要改革,剥夺了一部分政法委的权力,但是十九大以后不但政法委权力全部恢复,还要进一步更加强,比十八大还往后退,最后它只会变成一个官僚系统里面的一环。自己怎么监督自己啊!”

对于这一条例的实际效果,谢燕益律师表示,“我觉得这个条例是个应景之作,形式大于实际上的内容。”比如“坚持增强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这完全也是在喊口号。”

谢燕益表示,所谓的增加政法委机构,客观上看是弱化了司法独立,弱化了法律功能,包括公检法,他这个作用导致权责错位,权责无序,进一步形成有权无责,有责无权,外行领导内行,进入一种无序的状态,混乱的状态,互相扯皮推诿的状态,谁都不负责任。同时导致机构重复设置,导致增加社会司法成本,司法的有效性,和它本身按自身规律运行的成本。

谢燕益说,实际上这种做法是缺乏自信的表示,它等于是各大司法机关,各地包括公检法,有“离心”现象。各层机构都是欺上瞒下,完全在糊弄。但现在人心思变,人们都在静观其变。

石藏山说,中共高层肯定是感到中国确实是出了很大的问题,他们非常担心。“因为过去几十年都是靠所谓经济增长,换句话就是靠政府收了很多钱,用钱来维持,现在无法支持下去,他们不会想改革自己的体制,只是回到原来的路,用加强控制的方法希望能渡过难关。这会议反映出来中国社会矛盾确实问题很大,不单是共产党跟老百姓,共产党内部派系的矛盾会越演越烈,未来会看到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