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出现双总统 下一步还将如何演变

委内瑞拉同时出现两位总统,下一步的政治局势会如何走?外界认为,委内瑞拉双总统的背后更似美中之间的角力体现,同时也是多国调整对华战略的开始。

委内瑞拉现在有两个总统,一个是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控制着法院、中央银行和军方,由中共支持;另一个是临时总统、反对派领袖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控制着立法部门,在赢得该国大多数选民的支持下,获得美国的力挺。

就在瓜伊多周三(23日)宣誓就任该国临时总统后不久,美国立即宣布承认瓜伊多的临时总统身份。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表示,美国政府将承认瓜伊多是委内瑞拉真正民主选举产生的临时总统。

随后,巴西、哥伦比亚、秘鲁、加拿大等十多个国家相继承认瓜伊多的临时总统身份。到目前为止,除玻利维亚、古巴、尼加拉瓜和墨西哥外,美洲大多数国家不再与马杜罗政府建立外交关系。

但委内瑞拉的主要金主——中共和俄罗斯仍表态,承认马杜罗是委内瑞拉的总统。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支持委内瑞拉政府(意指马杜罗)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稳定所做出的努力。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雷雅布可夫(Sergei Ryabkov)则提醒美国,不要在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预。

欧盟则走中间路线,呼吁委内瑞拉当局尊重瓜伊多“公民权利、自由和安全”,但未表态承认瓜伊多是临时总统。

瓜伊多宣誓就任临时总统有法可依
35岁的瓜伊多是国民议会议长,对应美国政坛结构看,他的身份类似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

依据委内瑞拉宪法,允许公民反抗从立法部门攫取权力的政府,同时赋予立法部门领导人在没有当选总统的情况下成为临时总统的权力。

“美国承认国民议会议长瓜伊多为委内瑞拉领导人是有道理的,瓜伊多宣誓担任这一职位是基于宪法的,”美国智库“国防要务”(Defense Priorities )的研究员本杰明‧弗里德曼(Benjamin Friedman)表示。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美洲项目副主任兼副研究员莫伊塞斯‧伦登(Moises Rendon)也对美国之音说:“从宪法、人道主义和民主的角度,以及根据国际法,美国和国际社会都只能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别无他选。”

遭反对的总统马杜罗于2018年5月再次宣布当选,任期六年。但除了他所在的统一社会主义党之外,没有人认为马杜罗的当选是合法的。除了在选举期间舞弊拉拢选票后,马杜罗还操纵法院禁止反对派成员在选票上挑战马杜罗。

马杜罗再抛经济承诺 难赢民众支持
委内瑞拉最大的几座城市周三爆发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马杜罗随后发表演讲,呼吁组织支持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的示威游行,同时他再次承诺对内改善经济。

随后,马杜罗掌控的最高法院当日公开指,国民议会宣布瓜伊多为总统是参与“犯罪行为”。

但马杜罗的经济解决方案仍是老生常谈。他一直许诺政府为食品、电力和住房提供补贴,吸引社会下层选民。同时,他还吓唬部分选民说,一旦新的反对派政府接管,这些福利肯定会被剥夺。

但是马杜罗的承诺在选民中几乎没有得到支持。有观察家指出,本轮抗议活动与2016年开始的抗议活动不同。如今委内瑞拉所有的社会阶层都对现政权存在不满情绪,即使马杜罗政府扔钱给他们,马杜罗也无法笼络这些受经济危机之苦的选民。

“他不知道的是,那些加拉加斯贫民区的老乌戈‧查韦斯(前委内瑞拉总统、前PSUV党魁、社会主义者)的支持者在看到朋友们挨饿、失业,或看着朋友和家人分离,不得不徒步逃难去哥伦比亚或巴西,住在那里的移民营、靠政府救济金存活,他们的意志已被粉碎。”《福布斯》(Forbes)自由撰稿人肯尼斯‧雷普拉(Kenneth Rapoza)写道。

据悉,委内瑞拉的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sovereign bolivar)因为恶性通货,已变得一文不值。准确说,委内瑞拉就是拉丁美洲的津巴布韦翻版。

孤独的马杜罗 欲靠军方保权
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经济学家亚历杭德罗‧阿雷亚扎(Alejandro Arreaza)周四指,马杜罗昨天是孤独一个人。他出现在总统府的一个阳台上,只有一小群随众和一些统治党(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的)政客跟随。

“如果马杜罗设法摆脱这场危机并保住权力,他的政府也处于延长的飘摇期,”阿雷亚扎在写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说。“而马杜罗此时保住权力的余地似乎非常有限。”

委内瑞拉军方的表态一直被视为维护马杜罗政府的关键。国防部长弗拉基米尔‧帕德里诺‧洛佩兹(Vladimir Padrino Lopez)周三发推文说,军方支持马杜罗。马杜罗第一个任期内,一直用给军方将领授予关键的经济职位、换取军方支持。

但马杜罗似乎没有完全控制武装部队,特别是在普通士兵中。首都加拉加斯周一(21日)发生军人叛变事件,随后马杜罗政府宣布逮捕了27名国民警卫队成员。

巴克莱资本的阿雷亚扎提醒说,值得注意的是,委内瑞拉的军方高层以及新闻部长都没有出现在马杜罗周三的发言现场。

美方承认委国临时总统 意义重大
“1月23日是恢复委内瑞拉民主的一个转折点。”美国美洲委员会暨美洲协会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Eric Farnsworth)说。“这是在美国国会两党支持下、川普政府的大胆举动。”

他表示,支持委内瑞拉的决定并不是总统的单方面行动,而有获得国会跨党派的支持。

委内瑞拉国内的经济危机以及国际压力都让马杜罗的政权基础变得更加薄弱,而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承认反对派为临时总统,可能比以往更有可能推翻马杜罗主掌的统一社会主义党的统治。

“如果马杜罗执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有九条命,周三的抗议活动标志着他们的第八条命结束。”《福布斯》(Forbes)的撰稿人雷普拉写道。

他表示,即便马杜罗仍拥有总统权力,但多国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将意味着外国资产和收入(包括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收益)可能转移到瓜伊多而不是马杜罗政府。

美或对马杜罗政府祭出“死亡打击”
石油是马杜罗政府的自动提款机,很容易受到美国出口制裁的影响。

根据委国的普查数据,到2018年10月,委内瑞拉一年内共出售126亿美元的出口商品,主要是石油。而美国是委内瑞拉最大的贸易伙伴。

纽约野村证券董事总经理塞欧翰‧莫登(Siobhan Morden)表示,若美国关闭对委内瑞拉的双边贸易,将可能对委国造成“死亡打击”,加重该国已经脆弱的现金流危机,最终导致委内瑞拉政府破产。

他认为,经济危机恶化和限制现金流或导致委国的政治转型。

莫登在周四发给客户的报告中说,如果委国军方没有适当的动力来恢复民主,市场尚不能排除委内瑞拉当局使用军事干预的可能性。

在周三美国总统川普被问到美国是否考虑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时,他表示,美国没有考虑任何事宜,但如果这个南美国家不能和平地过渡到民主,所有的选项都在桌子上。

白宫官员亦强调,如果马杜罗暴力镇压抗议者或是对瓜伊多采取行动,那么华盛顿最直接的行动可能是加强对马杜罗政府成员的制裁。同时,川普政府也不排除采取海上封锁或其它军事回应。

外界认为,除了上述措施外,美国还有其它对马杜罗政府的制裁工具,比如:参照之前对巴拿马强人诺瑞嘉(Manuel Noriega)的处理。

中共侵入美国后院的战略或落空
此外,美国的这一举措与对抗中共在南美洲地区的努力也关系重大。多名研究南美洲政治的专家表示,与中东不同,南美洲是美国的后院,是美国真正的地缘政治码头。

委内瑞拉在1974年与中共建交,是21世纪中共金元外交、大撒币的重点对象。仅总统马杜罗就多次前往北京向中共求援,最近一次是2018年9月,中共给予委内瑞拉50亿美元新的信贷额度。

中共领导人在与马杜罗的会晤中称,加强与委内瑞拉的关系是出于战略和长远角度出发,因为面临着国际的“新形势、新挑战”。

大纪元评论员杨宁日前撰文说,北京拉拢委内瑞拉是因为马杜罗不仅反美,也正在被美国制裁。中共认为,“敌人”的敌人,就是北京的“朋友”。

中共给委内瑞拉提供援助出于两种目的,一方面,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可以填补未来万一无法从伊朗进口石油的缺口;另一方面,帮助委内瑞拉发展经济,也可以让马杜罗继续在美国的后方反美、掣肘川普。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学者陈懋修(Matt Ferchen)2018年曾告诉德国之声,中共当局向马杜罗提供新贷款只是在“给一个不称职的政府续命”,其结果必然是中委“双输”——一方面“ 委国人民是最大输家”,另一方面中国贷出的资金难以回收也是输家。

外界认为,中共金援委内瑞拉的战略失败,或开启全球调整对华战略的转变。